国际博物馆日,重温总书记对博物馆工作的殷殷嘱托
党纪学习教育·学条例 守党纪 | 加强全方位管理和经常性监督
踔厉奋发新征程 | “人工智能+”加出发展新动能

外交部发布《2022年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全文)

发布时间:2023-03-20  来源:外交部网站  字体大小[ ]

   外交部网站3月20日发布《2022年美国民主情况》报告,通过大量列举事实和媒体专家看法,系统梳理和呈现过去一年美国民主的真实表现,揭示美国国内民主乱象及其在全世界兜售和强加民主所制造的混乱与灾难,让世人进一步认清美国民主的真实面目。

  全文如下:

2022年美国民主情况

2023年3月

  目  录

  一、 序言

  二、美国民主沉疴难愈

  (一)美国民主颓势持续加重

  (二)两党争斗加剧政治极化

  (三)金钱政治愈演愈烈

  (四)言论自由徒有其名

  (五)司法系统无视民意

  (六)美国民众对美式民主日益失望

  三、美国强推民主制造全球乱局

  (一)政治极化绑架对外政策

  (二)借民主旗号煽动对抗冲突

  (三)单边制裁变本加厉

  (四)肆意破坏国际关系民主化

  (五)炮制“民主对抗威权”虚假叙事

  四、结束语

  一、序言

  2022年,美国持续陷入民主失真、政治失能、社会失和的恶性循环。金钱政治、身份政治、社会撕裂、贫富分化等问题愈加严重。美国民主弊病已深入政治和社会肌理的方方面面,并进一步折射出其背后的治理失灵和制度缺陷。

  尽管自身问题成堆,美国却仍居高临下,指手画脚,充当民主教师爷,编造和渲染“民主对抗威权”虚假叙事,围绕美国的私利,在全世界划分“民主和非民主阵营”,张罗举办第二届“领导人民主峰会”,向各国盘点和分派“民主兑现承诺”。这些做法无论是打着“道义”的花言巧语,还是操着利益的掩饰手段,都隐藏不住将民主政治化、工具化,推行集团政治、服务维霸目标的真实意图。

  本报告通过大量列举事实和媒体专家看法,系统梳理和呈现过去一年美国民主的真实表现,揭示美国国内民主乱象及其在全世界兜售和强加民主所制造的混乱与灾难,让世人进一步认清美国民主的真实面目。

  二、美国民主沉疴难愈

  美国无视当前自身民主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制度危机,固执地认为美国民主仍然是全球样板、民主灯塔。这种妄自尊大不仅让美国民主弊病积重难返,也让世界各国继续深受其害。

  (一)美国民主颓势持续加重

  美国民主制度好似外表光鲜的舞台,各路政客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无论表演多么精彩,都难掩许多长期的严重积弊和始终难以解决的无奈现实。法国《世界报》指出,2022年是美国民主经历怀疑的一年,一场无声的内战已在美国扎根,修复受损的民主需要国家意识和公共利益意识,但目前两者都缺乏,对美国这样一个长期自视为典范的国家来说实属悲哀。瑞典智库“国际民主及选举协助研究所”2022年将美国列入“退步的民主国家名单”。

  2021年1月6日发生的美国国会暴乱已过去两年,但美国的民主体系并未也难以真正吸取教训,政治暴力还在发展恶化。《华盛顿邮报》《纽约客》指出,美国民主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糟糕状态,国会暴乱事件充分暴露出社会撕裂、政治分裂以及虚假信息大行其道。国会两党虽然都意识到美式民主的陈年弊病,但在日益极化的党派政治氛围中,出于各自利益,都缺乏革新决心和魄力。

  2022年,美国国会再度瘫痪,原因不是因为暴乱,而是源于党派恶斗。第118届国会众议长难产闹剧连演4天,最终历经15轮投票才选出众议长。在最后一轮表决中,共和党、民主党分化决裂,票只投给自己人。《纽约时报》称,美国国会未来两年还可能反复陷入这种混乱状态。美国一家政治咨询公司主席布拉德·班农直言:“众议院在此次风波中闹得一团糟,再次表明美国政治机构在衰落。”

  美国各界也忧心忡忡。布鲁金斯学会2022年发布报告指出,曾经引以为荣的美国民主制度面临系统性危机,正加速走向衰败,对国内政治、经济、社会的影响已从局部走向整体,将对资本主义的合法性和未来发展带来严重危害。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报告称,美国民主制度正随着美式资本主义固有弊病的加重而加速衰落,处于危险转折点。投票限制、选举舞弊、政府失信等多重挑战将加速美国民主解体。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撰文指出,美国民主制度功能失调使人们担忧2024年总统大选可能再度引发暴力事件。大量社会热点问题持续引发公众愤怒和对美国政治机构合法性的质疑,不少民众担心如此下去不知美国民主制度还能正常运转多久。

  (二)两党争斗加剧政治极化

  民主党和共和党都面临内部激进派别的崛起,在选民基础、意识形态、身份认同等方面日益泾渭分明,传统上基于政策妥协的党际平衡难以为继。两党不仅视对方为政治对手,而且是对国家的威胁。《纽约书评》刊文指出,美国已是“两国之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分别领衔两个尖锐对立的国民群体,各自形成一个联邦政府。美利坚合众国已成为美利坚分裂国,“两个美国”之间的不和日益加深,政治极化达到前所未有的严重状况。

  两党内斗轮番升级,政党利益、集团利益被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相互攻击和指责无所不用其极。2022年8月8日,前总统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被执法部门查抄,特朗普称司法部玩弄政治,阻拦其再次竞选总统,自己遭到政治迫害。共和党则对拜登总统住所发现机密文件穷追猛打,对拜登政府自阿富汗撤军事件展开调查,推动问责,国家机器沦为政党谋取私利的工具。

  政党政治更加明显地以种族和身份划线。《金融时报》刊文指出,共和党代表白人、小城镇和乡村,民主党则代表城市和多种族人群。两党均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拥护者认为可以用暴力实现政治目的。当一党选举失败时,支持该党的选民仿佛感到自己的美国被外国势力占领。政治学家芭芭拉·沃尔特称,美国已成为介于威权和民主之间的“派系林立的无支配体系”。

  政治极化使公共政策出台愈发困难。根据GovTrack网站数据,美国历届国会成法数量呈递减趋势,从93至98届国会的4247项下降至111至116届国会的2081项。成法数量占提案总数比重下降更明显,从106届国会的6%降至116届国会的1%,20年间减少了5个百分点。

  两党争斗手段越来越低劣。斯坦福大学政治和社会学教授戴雅门指出,参加选举各方本应遵守克制用权、拒绝暴力等民主规则,然而在今天的美国,这些规则已面临瓦解。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政客和民选官员为获取或保留权力,宁愿不顾和放弃民主规则。另一方面,由于缺乏政治共识,越来越多的民众倾向于接受激进政治观点。美国民主已陷入严重不稳定状态。

  (三)金钱政治愈演愈烈

  英国剧作家亨利·菲尔丁有句名言:“把金钱奉为神明,它就会像魔鬼一样降祸于你。”在美国政坛,金钱是政治的母乳,选举日益成为富裕阶层的独角戏,普通民众对民主的呼声和诉求反倒成为政治的“杂音”。当金钱这只魔鬼充斥在美国政坛的每一个角落,受挤压的必然是公平与正义。

  2022年中期选举是美国金钱政治的最新注解。长期跟踪美国政治献金流向的“揭秘”网站披露,2022年中期选举两党耗资超过167亿美元,刷新了2018年140亿美元的纪录,超过全球70多个国家2021年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佐治亚、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威斯康星、俄亥俄等州联邦参议员竞选开销平均超过1亿美元。超过90%的参众议员候选人通过砸钱赢得选举。资金来源不明的“黑钱”实际总额难以估量。

  美国政治“富人游戏”本色日益显现。根据美国布伦南正义中心数据,21个捐款最多家族每家至少捐助1500万美元,总计达7.83亿美元,远超370万小额捐款总和。亿万富翁提供15.4%的联邦选举资金,这些巨款大部分流向了可以接受无限捐款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巨额的竞选资金消耗并未转化为有效的国家治理。相反,政治分肥愈演愈烈。《联合早报》刊文指出,过去几十年,西方民主政治已经变质。财富日益集中到少数人手里,贫者愈贫,富者愈富。政治把持在富人和政客手中,为自身利益服务。民众虽有投票权,却无法对政治产生实际影响。这种无力感和对传统政党、政府丧失信心的失落感,催生了民粹主义,但问题仍无法解决。

  (四)言论自由徒有其名

  美国一向标榜言论自由。但实际上,美国的言论自由奉行以我为准的美国标准。党派利益和金钱政治成为压在言论自由头上的“两座大山”,只要是不利于美国政府和资本利益的言论,都会受到严格限制。

  美国政府全面监管媒体和科技公司,干预社会舆论。2022年12月,推特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和记者马特·泰比连续发布推文,曝光“推特文件”,披露美国政府对所有社交媒体公司都要进行严格审查,有时还直接干预大媒体公司报道内容,例如谷歌经常让链接页面消失。此外,推特公司在2020年大选前审查总统候选人敏感信息,建立“黑名单”,限制不受欢迎的账号甚至热搜话题的曝光度,与联邦调查局合作监控社交媒体内容,同时为美国军方虚假网络宣传大开绿灯。凡此种种,无疑撕下了美国言论自由的遮羞布。

  资本和利益集团在舆论上“呼风唤雨”。美国媒体的“言论自由”在遇到资本和利益集团时,会散发出浓浓的“铜臭味”。美国媒体多为私人所有,媒体集团的服务对象是权力和财富精英。无论是媒体的拥有者还是媒体赖以生存的投资和广告收入,都与资本和利益集团脱不了干系。德国知名作家、媒体人米夏埃尔·吕德斯在《伪圣美国》一书中详尽介绍了美国媒体受利益集团影响,对事实进行选择和歪曲的“过滤机制”。2023年1月,一则由美国右翼组织“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发布的辉瑞制药相关视频冲上热搜。辉瑞公司高层乔登·特里斯顿·沃克在视频中提到,辉瑞考虑自行研发新冠病毒变种,新冠疫苗生意是“摇钱树”,并称美国监管人员与药企有利益关联。为灭火,辉瑞除发表声明外,还紧急联系优兔以“违反社区规则”为由删除上述视频。

  美国利用社交媒体操纵国际舆论。2022年12月,独立调查网站“The Intercept”披露,美国防部下属机构长期在推特等社交媒体通过操控话题、欺骗性宣传等手段干预中东国家舆论认知。2017年7月,美军中央司令部官员纳撒尼尔·卡勒给推特公共政策团队发了一个表格,包含52个阿拉伯语账号,要求优先服务其中6个。按照卡勒要求,推特将这批阿拉伯语账号放入“白名单”,用来放大对美有利的信息。美国反战组织“公正外交政策”执行主任埃里克·斯柏林就此指出,美国国会和社交媒体应调查并采取行动,让民众知道自己的纳税款被用来宣传美国无休止的战争。

  2022年9月,“北溪”天然气管道被炸震惊全球,肇事者身份和动机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2023年2月8日,普利策新闻奖得主、美国资深调查记者西摩·赫什撰文,直指美国政府是事件幕后黑手。但对于这条爆炸性新闻,一向嗅觉敏锐的欧美主流媒体却避而不谈,反应蹊跷。加拿大《西部标准报》和德国电视二台评称,赫什的报道是十年来最大新闻之一,但在北美几乎没有媒体愿意谈及,原因在于西方国家不想让别人发现事实真相及其在波罗的海部署的监视技术。此外,西方媒体还“另辟蹊径”,质疑赫什报道的真实性。2月15日,赫什发文指责美国政府和主流媒体大肆掩盖“北溪”管道爆炸事件真相。分析人士指出,考虑到西方媒体听从美国领导,其封锁赫什爆料的行径不足为奇。

  (五)司法系统无视民意

  作为宪法保障机构,最高法院同美国社会一样陷入不可调和的分裂局面,社会分裂裹挟司法权,两党斗争向司法系统蔓延。最高法院判决越来越体现出保守派和自由派“两个美国”之间的巨大分歧,日益沦为政治斗争工具。“三权分立”不断被侵蚀。党派之争已抛弃传统、突破底线。

  两党通过改变最高法院政治倾向实现自身议程。总统选举在某些方面成为两党争夺法官任命权之战。由于最高法院大法官离世,特朗普任内任命了3名立场偏保守的大法官,使保守派大法官对自由派大法官占据绝对优势。南非“每日独行者”网站刊文称,特朗普之后,激进的白人福音派原教旨主义者已接管最高法院的缰绳,最高法院几乎总是做出有利于基督教福音派、大公司和共和党的判决,这并不令人惊讶。

  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堕胎权的判决充分显示出其卷入党争、与社会脱节的恶果。2022年6月24日,最高法院公然为宗教保守主义站台,推翻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裁决,取消对女性堕胎权的宪法保护,引发全美多地抗议。民调显示,超过半数美国人认为剥夺堕胎权是美国的倒退。以色列《国土报》刊文评称,在堕胎权问题上,最高法院打着捍卫民主的旗号破坏民主,提供了一个“少数人暴政”的生动案例。一个不具有代表性的最高法院,由一位不具有代表性的总统任命,由一个明显不具有代表性的参议院批准。但是,这个最高法院的裁决对美国的影响却将延续到2030、2040乃至2050年。

  最高法院还推翻了纽约州自1913年起实施的限制民众在外隐蔽携枪的法律。纽约州州长称,在全美反思枪支暴力之际,最高法院鲁莽推翻纽约州控枪法律,令人无法容忍。美国政治评论家马修·多德指出,当今美国面临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源于民主的破碎。美国公民希望看到“罗伊诉韦德案”的公正裁决、真正的枪支改革、提高最低工资、对超级富豪加税、改善全民医疗等反映民众呼声的改革。

  (六)美国民众对美式民主日益失望

  《华盛顿邮报》和马里兰大学联合调查显示,美国人对民主的自豪感急剧下降,从2002年的90%下降到2022年的54%。加利福尼亚公共政策研究所民调显示,加州选民普遍担忧美国民主正偏离正轨,其中62%的选民认为美国正朝着错误方向发展,46%对持不同政治观点的美国人合作解决分歧的前景感到悲观,52%对当前美国民主的运作方式不满。昆尼皮亚克大学民调显示,67%受访者认为美国民主制度有崩溃危险,48%认为美国可能再次发生类似国会暴乱的事件。皮尤中心民调显示,65%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民主制度需要重大改革,57%的受访者认为美国不再是民主典范。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显示,美国政府治国能力和民主责任感近年不断下降,在推进大规模改革、解决选举公正以及媒体造假等诸多问题上缺乏有力措施。

  三、美国强推民主制造全球乱局

  尽管美国自身民主面临种种问题,但并未反躬自省,而是内病外治,仍继续在全球输出美式民主价值观,利用民主议题打压别国、谋取私利,加剧国际社会分裂和阵营对抗。

  (一)政治极化绑架对外政策

  “政治不过海”(Politics stops at the water’s edge)是美国政界广为流传的谚语,主要是指党争应仅限于内政,对外则要保持一致。然而,随着政治极化加剧,民主共和两党在重大对外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对外政策越来越“走极端”“政治过海”渐成常态,不仅给很多发展中国家带来危害,也对美国盟友构成威胁。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特朗普政府和一些极端政客在病毒溯源问题上针对中国炮制种种谎言谣言。最为典型的是,2021年美国情报部门发布所谓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报告,罔顾科学溯源规律,编造“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诬蔑中国缺乏透明度和阻挠国际调查。溯源是个科学问题,美方此举真实目的是妄图混淆视听,操弄溯源问题,对中国甩锅推责、遏制打压,充分暴露美式民主的虚伪和政治极化恶果。

  拜登政府上台后,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以美军仓促撤离告终。美国打烂了一个国家,毁掉了几代人的前途,最后一走了之。美军虽然撤了,但美国政府继续对阿富汗实施制裁,非法冻结阿央行资产,当地民众生活雪上加霜。2022年5月,联合国发布报告显示,阿富汗近2000万人面临严重饥荒。2022年6月,阿富汗发生强烈地震,美国仍拒不解除制裁。

  美国政治极化产生外溢影响。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发布报告称,美国一些保守派政客和福克斯新闻等媒体公开对加拿大极右翼分子表达支持,这对加拿大民主构成的威胁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大,需要思考美国民主倒退对加拿大的影响。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教授戈登·拉克瑟认为,促使美国走向专制的力量已经存在。加拿大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并将永远支持民主,但这再也不能被视为理所当然。

  (二)借民主旗号煽动对抗冲突

  民主是全人类共同价值,不应被用来作为推进地缘战略、违逆人类发展进步的工具。但长期以来,美国为维护自身霸权,将“民主”概念私有化,打着民主旗号煽动分裂制造对抗,破坏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乌克兰危机自2022年初爆发至今,重创乌克兰经济民生。2022年10月,世界银行发布报告指出,乌克兰战后重建至少需要3490亿美元,相当于乌克兰2021年全年经济总量的1.5倍。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视其为从中渔利的机会,非但没有做出任何有利于停战的举措,反而不断拱火浇油,在军工、能源等领域大发战争横财。美国还把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描述为“民主对抗威权”。2022年7月,塞尔维亚战略预测中心发布报告指出,在美国眼里,俄罗斯1999年对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发动的袭击是犯罪,而美国在同格罗兹尼差不多大的伊拉克城市费卢杰采取的同样行动就是解放。美国所谓的民主早已被利益集团和资本绑架,给世界带来的是动荡和混乱。

  2022年8月,时任美国国会众议长佩洛西不顾中方坚决反对与严正交涉,执意窜访中国台湾地区。这是一起升级美台官方交往的重大政治挑衅,加剧了台海局势紧张。而佩洛西本人却辩称,“访台彰显美国对台湾民主的坚定支持”。佩洛西窜台问题的实质绝不是什么民主问题,而是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其所作所为绝不是对民主的捍卫和维护,而是对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的挑衅和侵犯。佩洛西的狡辩连一些美国政客都看不下去。共和党联邦众议员格林质疑佩洛西:“掌控几十年的权力,而整个国家却在崩溃,这种捍卫民主的假勇气已经够多了。”

  国际社会对美方做法看得越来越清楚。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表示,美国自诩为“最高祭司”,披着“民主真理”的外衣在全世界制造混乱,借助金钱、同盟、高端武器等手段粗暴输出自身意志。埃及“金字塔在线”刊文称,所谓“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已被武器化,被美国用来破坏他国的稳定,干涉他国内政,对他国政府进行去合法化,而这些干涉往往产生严重负面影响,都与美国宣称要推进的民主和自由无关。印尼人民浪潮党总主席阿尼斯·玛塔指出,美国擅长把其他国家变成战场,印尼的政治极化是美国在背后一手策划的,在印尼出现的反华声音也是美国的政治议程之一,穆斯林社会必须对此警惕。

  (三)单边制裁变本加厉

  长期以来,美国依据国内法,基于自身价值观,打着人权民主等旗号,对他国实施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过去几十年,美国对古巴、白俄罗斯、叙利亚、津巴布韦等国家实施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对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极限施压,以埃及人权状况为改善为由单方面冻结对埃1.3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严重破坏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危及生命权、挑战自决权、损害发展权,构成对他国人权的持续性、系统性、大规模侵犯。近年来,美国发起的单边制裁越来越多,长臂越伸越长,为了维护美国霸权,不顾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肆意损害别国利益,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正当合法权益。

  2022年3月,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发表文章,揭露美国打着“民主”旗号,以莫须有罪名侵略伊拉克,给当地人民带来沉重苦难。一是滥施制裁恶化当地民生。1990年至2003年间,美国对伊拉克施加严厉经济制裁,严重恶化当地经济和民众生活。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受美国制裁和禁运影响,伊拉克饥饿率居高不下,仅1990年至1995年,就有50万伊拉克儿童因饥饿或恶劣生存条件而丧生。二是连年战乱造成大量百姓伤亡。据伊拉克卫生部数据,从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到2011年宣布撤军,约有12万伊拉克平民因战争丧生。三是粗暴嫁接政治模式水土不服。美国无视伊拉克国情,强推美式民主,加剧伊拉克各派政治斗争。

  美国的单边制裁行动充分表现出美国的傲慢和对人道主义的漠视。2022年2月11日,拜登总统签署行政令,要求将阿富汗中央银行约70亿美元的在美资产均分,一半作为赔偿“9·11”事件受害者的资金来源,另一半则转移至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一个账户。美国这种公开劫掠阿富汗人民财产的霸权行径遭到国际社会普遍谴责。2022年3月,印尼《环印尼报》网站报道,阿富汗裔民众在美国驻印尼使馆前示威,抗议美国政府侵吞阿富汗政府资产。抗议者义愤填膺地表示,阿富汗前政府资产应归阿富汗人民所有,应该用于援助遭遇经济危机的阿富汗民众。

  (四)肆意破坏国际关系民主化

  国际事务是人类公益,应当由各国商量着办,但美国在国际关系中从来没有真正遵循过民主原则。美国披着“多边主义”和“规则”外衣,固守冷战思维,大搞伪多边主义和集团政治,挑动分裂对立,制造集团对抗,假多边主义之名,行单边主义之实,其霸权霸道霸凌行径严重破坏真正多边主义的发展。

  美国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对国际规则采取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实用主义态度。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曾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世卫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武器贸易条约》、《中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等17个重要的国际组织或协议。

  美国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四处发动战争,制造分裂冲突。美国建国以来240多年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堪称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在海外发动或参与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多场战争,造成极为严重的平民伤亡和财产损失,导致巨大人道主义灾难。2001年以来,美国以反恐之名发动的战争和军事行动已造成超过90万人死亡,其中约有33.5万是平民,数百万人受伤,数千万人流离失所。

  美国无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国际法原则,无视亚太国家和太平洋岛国在国际地区事务中的民主权利,在日本政府迄未就福岛核污水处置问题同利益攸关方和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未提供足够的科学和事实依据、未解决国际社会正当关切情况下,公然支持日排污决定,为日撑腰。另一方面,美政府却以“放射性核素污染”为由,禁止进口日本福岛周边地区食品农产品,凸显“美式双标”虚伪。

  美国在南太地区推行冷战思维,伙同英国、澳大利亚拼凑“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大搞种族主义“小圈子”,承诺同英帮澳建造至少8艘核潜艇。美方行径既严重违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精神,在核扩散边缘疯狂试探,带来巨大风险隐患;同时也开启地区军备竞赛的“潘多拉魔盒”,给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蒙上阴影。

  2022年6月第九届美洲峰会召开前夕,巴拿马国际问题专家胡里奥·姚在当地媒体撰文称,今天的美国是国际法的绝对叛徒,是国际关系中使用粗暴蛮力最真实的化身。美国是唯一没有签署或批准任何人权条约的国家,也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美国是唯一一个未禁止秘密生物武器的国家,在境外拥有两百多个实验室。美国举办美洲峰会的唯一目的,就是把拉美卷入乌克兰战争,并达到分裂和削弱拉美的目的。

  2022年8月,《南华早报》刊文称,美西方等所谓“民主国家”无情削弱国际规则基础,只在对自己有利时加以利用。美西方在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同时,全然忘记了自己在全球开展的一系列干预颠覆行动。美国的做法破坏了世界经济,让更多中等收入国家陷入债务危机。当强国有选择性地遵循自己制定的规则时,整个体系就失去了可信度。

  (五)炮制“民主对抗威权”虚假叙事 

  当前,美国政府抱持冷战思维,沿袭霸权逻辑,推行集团政治,炮制“民主对抗威权”叙事,给有关国家扣上“威权”的帽子,实质是打着民主旗号,将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作为打压他国、推进地缘战略的工具。

  2021年,美国举办首届“领导人民主峰会”,公然以意识形态划线,人为将国际社会分成所谓“民主和不民主阵营”,遭到包括美国社会自身在内的多方质疑。《外交事务》《外交学人》刊文批评民主峰会是找错了目标,不但未能实现民主国家团结,反而因参加国代表性问题饱受批评。美国历来在全球推行民主都缺乏既定目标,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口号往往落实缓慢。在美国自身民主情况如此糟糕形势下,召开民主峰会不仅不能提振全球民主,反而制造出更大地缘政治危机。日本国际战略研究所理事长田中均指出,美国将所谓“民主”强加于他国,发起“民主对抗威权”,扩大世界分裂,日本不应盲目跟随。

  把本国定义为民主,把别国定义为威权,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表现。所谓“民主对抗威权”不是当今世界的特点,更不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白俄罗斯国家电视一台评称,峰会与会者名单显然是根据美国的“自由标准”制定,但问题在于:为什么美国认为自己可以垄断对民主的定义和理解,并告诉其他国家民主应该是什么样?新加坡《海峡时报》刊文指出,美国必须意识到,其民主体制已失去昔日光彩,不再是黄金标准。民主没有固定模式,美国对民主定义不再有绝对发言权,这是不争的事实。美国应务实地重新评估其外交方式,注重合作而不是对抗。

  尽管美国民主在国内外的得分都处于历史低点,但美国对外输出美式民主和价值观的冲动却高烧不退,甚至走火入魔。美国不仅拼凑“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四边机制”“五眼联盟”等各种价值观同盟,还试图在经贸科技人文等领域以意识形态划线,鼓吹冷战思维,干扰破坏正常国际合作。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评称,在人们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任出现倒退之际,美国仍坚持举办民主峰会、充当全球民主领袖,引起普遍质疑。美利坚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詹姆斯·戈德盖尔说,美国已失去信誉,美国政府应举行一次国内民主峰会,聚焦美国国内的不公正和不平等,包括投票权和虚假信息等问题。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艾玛·阿什福德指出,如果美国国内几乎没有正常运转的民主制度,它怎么能传播民主或为其他国家树立榜样?《南华早报》指出,峰会反映出美国在民主问题上的两条迷思:一是全球民主在冷战结束后发生倒退,需要美国来改变现状;二是美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民主国家,其全球领导力对其他国家至关重要。这完全无视美国自身民主不断倒退的事实,也无视绝大多数国家不愿被美国虚伪“民主理念”绑架的心声,更无视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的强烈愿望。

  四、结束语

  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但世界上不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政治制度模式。人类文明的花园丰富多彩,各国的民主也应百花齐放。美国有美国式民主,中国有中国式民主,各国也都有适合各自国情的独特模式的民主。一个国家是不是民主,如何更好地实现民主,应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应由少数自以为是的国家来指手画脚。

  弊病缠身依然好为人师没有说服力,打着民主幌子损人利己、搞乱世界应受到一致反对,把世界各国简单分为民主和威权两类缺乏现代性和科学性。当今世界需要的,不是以民主的名义制造分裂,推行事实上唯我独尊的单边主义,而是在《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基础上加强团结合作,坚持真正的多边主义。当今世界需要的,不是打着民主的幌子干涉别国内政,而是弘扬真民主、摒弃伪民主,共同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当今世界需要的,不是渲染对抗、无益于携手应对全球性挑战的“民主峰会”,而是多干实事、着眼解决国际社会面临突出问题的团结大会。

  自由、民主、人权是人类的共同追求,也是中国共产党一贯追求的价值。中国坚持和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把人民当家作主具体和现实地体现到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之中。中国愿就民主问题同各国加强交流互鉴,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为人类进步事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中国公共新闻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